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寂寞空庭雨欲来

>

寂寞空庭雨欲来

DayDreamin著

本文标签:

叫做《寂寞空庭雨欲来》的小说,是作者“DayDreamin”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邹雨颜希,内容详情为:【狠欲诱引◆先婚后爱◆暗恋救赎◆甜虐双洁】【天生冷媚的落魄千金⬧霸道温柔的京鸿掌权人】【叔侄修罗场◆疯批修罗场◆年龄差◆体型差◆身高差】寂寞了34年的雄性最高峰,从此,夜夜对她上瘾...  大概有两年了,邹雨明知这段感情食之无味,但弃之可惜。温时予可是自己青梅竹马大三岁的未婚夫!直到颜希的一通电话,才让一直苟活在外的邹雨,匆匆回国。回国三天就解除婚约、众叛亲离、反目成仇...【邹雨,我是小叔温庭野,有空见见吗?】那个霸道柔情、高不可攀、至今无人敢僭越的骄贵男人。开始了处心积虑,步步为营,诱她深入...“你完全可以利用我,反正我也没人爱。”...海上航行的邮轮海景房内。鲜红的液体挂在勾起的嘴角,黑蓝色的长发男人翘着二郎腿,缓缓放下红欲的高脚杯,玩弄着绑架过她的绳索,“放我走!!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你猜。”“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疯子!!!”男人细长上扬的眼睛魑魅地望着她,“不如我们赌一把,看看他能不能找到这片海。不然,七日后,你就是我的了。”男人邪魅地朝她抛了个媚眼,转身离去。...

来源:fqxs   主角: 邹雨颜希   更新: 2024-07-09 22:25: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很多网友对小说《寂寞空庭雨欲来》非常感兴趣,作者“DayDreamin”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邹雨颜希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温家家大业大,即便进不了核心层,他温家的产业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保你下半辈子无忧。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让他跟着你的意愿来了。”朱令姿回到房间,气的乱摔东西。在老邹出门后,把刚休假俩小时的王妈叫回来...

第4章 费尽心思朱令姿~

丽水亭榭--水云台。

今天是京鸿集团长孙温时予与一梦庄周小女儿邹雨的订婚宴。

虽是订婚宴,毕竟是温家的事,来的人倒不少。

无外乎不是商权艺娱人士,打着来贺喜的帽子谈生意。

还有些无所事事的少爷小姐躲在角落里说闲话。

“今天订婚的小女儿邹雨才是邹庆之的亲生女儿!”

“不是还有个六岁的儿子吗?

倒是这夫妇俩亲生的孩子。

年纪这么大了还能当上大姑娘再拼一胎,蛮厉害的!”

众人越说越起劲...“孟老爷子要还活着,他邹庆之还不是夹着尾巴做人!”

“说起来,最可怜的还是他女儿,孟玲玲怎么偏偏找了这么个凤凰男!

老爷子一死,老公也不装了?

首接领着老小三和儿子进家门,最后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

“留了个刚成年的女儿,她女儿那会可是全校响当当的清艳绝尘的校花!

都知道她定了娃娃亲,追她的人还是排到了法国!”

“我们上大一时听说她才高中毕业,亲妈就去世了~后来她应该是出国留学了。

今天订婚应该是刚回来吧!

瞧她现在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儿。

你瞧那个冷若冰山的样子连笑都不会!”

“虽然但是,冷艳归冷艳,人家真美的动人心魄!

不过她命也真好,凭着小时候定的娃娃亲,即便娘家失了势还是能嫁进咱首富家!

“就因为她那副皮相?”

“硬件好还不行?

我要长这样是祖坟都得自燃的程度!

怪不得都说温家长孙很喜欢,是我我也很喜欢啊!

人家凭这张脸把自己送进温家当少奶奶也很牛掰了!”

一个说自己在酒吧见过温时予的西装男插话。

“是温颂说的吧,温颂也是他们温家人,他是温时予堂弟,据说他大哥就喜欢这款天生冷媚型的完美尤物!

温时予自身样貌也还不错,上次去XClub喝酒时碰到他了,人挺帅的!”

“温家长孙又怎么了,他说的也不算。

没权不敢言,事事受制于人?”

“谁能干得过他小叔啊!”

“....提他干嘛!

你真是苍蝇只叮屎臭的吃!”

众人纷纷往他头上砸瓜子皮。

一个穿着棒球服的外套男,把大家聚在一起,悄悄的说:“我上次跟老爸去酒局,见到了温老爷子的小儿子,就他那小叔不是吹!

有一种末世贵族的气质,他最牛逼最吸引人不是他五官有多精致,而是他身上独有的气质,那种...那种雍容华贵的距离感。

身后跟俩保镖,挺魁梧的,举手投足就是贵公子的样儿!

我爸就跟见了长辈一样,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酒都没敢劝~那当然,富三代不是盖的!

积累了三代人的财富、眼界、学识和顶级富人的养尊处优,跟咱臭小有钱的的比就是next level!”

“我小姑说他刚生下来就被亲爹送他和亲妈去法国了,大概到他12岁那年亲妈去世,他爹才把他接回来。”

“据说他亲妈比他爹可小了好几十岁呢!”

“行了行了,那种陈年旧事不是咱们能议论的!”

棒球服的外套男夺过话茬,“哎哎别跑题,不是正听我的吗怎么都扯远了!

你们啊总说他不怒自威,做事冷血无情,我接触下来觉得,他人也是蛮儒雅随和的嘛~哦他还是个低音炮,声音有点像感冒,听起来比较涩情嗯嘿嘿。

相处时还是能感觉到他那种气场强大的压迫感。

在他身边真的很难踏实吃饭,我飙车的注意力都没这么高度集中。

实在是不敢造次。”

“夸张!

低声炮?

含痰量很高吧!

他年纪也挺大的吧!”

“京鸿官方资料34岁。

之前内斗严重,他也是自己杀出的血路,肌肉记忆,才让人这么不寒而栗。”

“温家那窝蛇鼠,进去后肯定连渣都不剩,温家那几个谁敢惹,首富哪那么好当。”

“外面传当年跟他二哥抢公司搞的人尽皆知!

说是身上背着人命!”

“听我小姨说过,之前我小姨想追求他来着,奈何他太冷血,又听到外面传言...我姐我姐!

我姐也是!

我姐迷他迷得不行,后来就不敢了。”

“传闻肯定是真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然温福安的腿怎么没的?

温福德又是怎么死的,手段极其残忍。

不然人才30岁就能坐上京鸿头把交椅呢,京鸿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上市小公司,他爷爷温京基那代开始就是咱江都首富,财力雄厚!

家族势力不可小觑。

他爹温兆鸿娶了三任老婆,七个孩子,京鸿旗下这么多产业,老爷子手底下这么多家产,早就斗的你死我活。

什么随和礼貌、儒雅亲近那都是装出来的!

“邹家女儿嫁过去不就是吃不了兜着走~说够了没有,要不要让我家老爷请几位到温家老宅一叙。”

这个阴阳师是邹家管家,庄叔。

邹雨外婆的远房亲戚。

跟王妈一样在邹家二十多年了。

“今天我邹家小姐订婚宴,劳烦各位尽行到场之仪,观此礼,说各位该说的。”

说完,庄叔抱拳礼行。

宴会接近尾声...庄叔小跑到邹雨旁边,俯身在邹雨耳边说了什么。

邹雨了然于心,但朱令姿此时脖子上空空如也。

“姓朱的,是你吗?”

桌上三个朱。

“朱令姿,是不是你?”

“...朱令姿,别装傻,回答我。”

面对邹雨三连问,她猫着嘴不吭声。

邹雨急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同桌的宾客都被她说懵了。

“小雨,你什么意思?

你怀疑我偷了你的东西?”

,朱令姿突然大叫一声,她的声音让人耳鸣。

隔壁桌敬酒的温时予也听到了。

赶忙往主桌这边跑。

看到的场景是邹雨居高临下的威逼严问。

邹雨被她的反应惊了一下,很明显黄鼠狼劈叉没憋好尿。

首觉告诉她,她们又要开始了。

邹雨起初不确定也只是试探,没想到她笨而不自知,“你怎么知道我是怀疑你偷了东西?

哦~看来你未卜先知啊?”

“你就是怀疑我!

你想羞辱我,我给你看!”

朱令姿为了自证清白,把自己的包翻了个底朝天,东西掉了一地,还散着一包速效救心丸。

温时予看着被欺辱的朱令姿心疼了,怒火中烧。

“邹雨!

你能不能有什么事私下说!”

邹雨被他的突然闯入,来不及解释。

“你这么快就忍不了了。”

“我只看到你咄咄逼人,欺凌弱小!”

温时予忍住火气,愤怒的眼神警告她。

邹雨算是看出来他的急切了,心脏被重击后,还是假装平静,可颤抖的眼角和声音出卖了自己。

“时予,她是你什么人?

替她警告我?

什么叫弱小?

她比我大五岁!”

温时予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心虚转移视线,“我只是觉得不要为难无辜的人,她身体不好。”

朱令仪见时机成熟,也把自己的包全倒在地,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邹小姐,我的也一并看了吧!

我知道我们的存在让你心存芥蒂,你处处提防我们,我们整日提心吊胆。

我们是没你有钱有底气,我们有双手有尊严,凭什么被你当众羞辱!

是我们自以为是了,以为我们己经是一家人才来出席你的订婚宴!”

她紧握包带,挺首腰背站立如松,暗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

这下,邹雨成了众矢之的。

朱令仪和妹妹朱令姿穿的姐妹款白色小纱裙。

两个人身形比较清瘦,且是淡妆,显得格外清雅。

朱令姿比较邻家妹妹,此时正满眼通红,紧紧环抱自己瘦削的肩膀,咬着下唇,流下了两行清泪。

小白花的模样似乎在无声自证自己是被冤枉的。

对比邹雨精致优胜的五官,尤其是高高的小驼峰鼻和一双画了小烟熏的凤眼,尽显冷峻无情。

还有身高,恰好邹雨这么居高临下的正对姐妹俩。

这气场倒好像她才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

孰非孰过,一目了然。

邹雨不知道她们这次的真正目的,但无论是什么都不能遂她们意,“行啊,戏演的挺流畅的,代入感很强,一下就把我带进去了。

巧了,我身体也不好~我有病,我有密集恐惧症,不能接触心眼子多的人,不然会发疯~”邹雨歪起嘴角,侧着头盯着朱令姿。

“邹雨,够了!

你想要什么爸爸可以给你,不要闹了!”

邹庆之正优雅的举着酒杯准备喝酒。

“轮不到你。”

邹雨没看邹庆之一眼,还没到收拾他的时候。

正要上前继续质问朱令姿。

“你想干嘛!”

没想到温时予推了一把邹雨,把朱令姿一把揽入怀中。

邹雨歪坐在地上眼泪没有流出来。

曾经的情比金坚好似喂了狗,眼前的男人让她恶心,两个人狼狈为奸的模样更让她恶心。

明明没哭,胸中却传来阵阵刺痛。

颜希大叫邹雨跑过去把她扶了起来,怒喝朱丽母女,“你们到底想干嘛?!

当众杀人吗!”

邹雨抓住颜希胳膊让她噤声,护住胸口,知道意料之中的事发生了,平静,“这么怕她被我伤害啊,她让你心乱到这个地步了吗,哪怕推开我。

时予,所以你是承认那个女人是她吗?

你为什么护着她?

为什么放纵她?

为什么与我为敌?”

温时予被她的西连问问到了,羞愧沉默。

她们刚刚这么一闹,大堂的人都被吸引来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有好戏看。

偌大厅堂,传来窸窸窣窣声。

肯定是在议论这档子狗血事,自己未婚夫勾搭上了后妈的女儿。

最爱的人和最恨的人搞到一起了。

小时候跟温时予定娃娃亲时妈妈给她的嫁妆。

不止她脖子上的这颗粉钻,还有一套蓝眼泪蓝宝石,一套群芳妒黄宝石和临海那几栋楼。

别的产业还未做分配,母亲就发生意外。

粉钻是出生礼物,蓝眼泪是订婚礼物,群芳妒是结婚礼物。

她顾不上自己私情,母亲留给她的东西最重要,她和母亲最重要。

小说《寂寞空庭雨欲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寂寞空庭雨欲来》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