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私藏读物《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林晓王凯明精彩小说欣赏_(林晓王凯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

《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

小猴子摘玉米

本文标签:

很多网友对小说《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非常感兴趣,作者“小猴子摘玉米”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晓王凯明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这点小事都不行……”没错,她正在挨批评,但她既不认错也不辩解,内心坦然的接受着谩骂。她有什么错呢,一切都是按照主任的要求安排来布置。原本还阴云密布的主任像川剧变脸一样,满脸堆笑。原来是新县长来了,这样的场合她不配,她悄悄的出了县长的办公室。只是在她与县长擦肩而过的时候,却发现县长他似曾相识……...

来源:qwwrkbd   主角: 林晓王凯明   时间:2024-06-10 22:38:20

《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小猴子摘玉米”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林晓王凯明,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司总他们喝多了,我帮着扶一下。”话一出口,郦昊有种想咬掉自己舌头,真是多此一举。林晓不知道怎么接话,就轻轻嗯了一声,心道这骚操作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你和我解释作甚。“你等会陪她回房间,照看下...

第14章


林晓起身准备离开时,发现那个叫王雯雅的女人半挂在郦昊身上,嘴里不停地喊着,“昊哥,我喝多了,你扶好我。”

林晓赶紧低下头,心里慌乱地像是自己做错了事,赖在后面不走了,偷偷地瞥其他几个人。

以司宁远为代表,耳观鼻鼻观心地聊着天。

郦昊一天三场酒下来,头晕疼的厉害,若是平时直接把王雯雅推地上算了,可她和司宁远一起长大的邻家妹妹。

郦昊恨得牙痒痒,准备回头叫人时,发现人都走了,心里发誓回帝京的时候把司宁远给剥了,做生意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法。

郦昊用地扶正王雯雅,气愤地想林晓怎么也跑掉了?

踉跄走到电梯口时,发现林晓还没下去,正在等电梯。

郦昊有种被妻子捉奸在床的感觉,尴尬心虚,大声吼道,“还不过来扶着她?”

林晓看到这种场景,不知喝酒了还是难为情的,满脸绯红,尴尬地不知道要不要拒绝,是不是坏了领导好事。

“司总他们喝多了,我帮着扶一下。”话一出口,郦昊有种想咬掉自己舌头,真是多此一举。

林晓不知道怎么接话,就轻轻嗯了一声,心道这骚操作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你和我解释作甚。

“你等会陪她回房间,照看下。我回房了。”郦昊又补充道。

林晓心想,别说话,你不尴尬我尴尬的很,又应了声好。

好在房间很快到了,林晓扶着王雯雅下楼的时候,对方还知道自己走路。

林晓刚把王雯雅放到床上,就听她喊要喝水。

林晓正好也口渴了,倒了两杯水,端到床头。

王雯雅坐了起来,一饮而尽,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眼神清明,“我酒醒了,你走吧。”

“你装醉?”林晓可不信一杯水能让人醒酒。

“哈,被你发现了。”

王雯雅也不装了,掀开被子下了床,从衣橱里取出睡衣,当着林晓的面,脱了一干二净,直接套了一件吊带的真丝裙。

林晓看到王文雅的裸体,慌忙别过头去,满脸通红。

“是我光着身子,又不是你,看你羞的,小处女。”王雯雅轻佻地摸了摸林晓的头。

林晓吓得站了起来,退到墙边,心想,自己也是学了一年跆拳道的,制服不了男人,制服王雯雅这样165的女生还是没问题的。

“你们玉饶的人怎么都那么不知情趣,你们那个郦县长也是,软玉在怀,竟然毫无反应,莫不是不行。”王雯雅说着痴痴笑了起来。

“你,你过分了!”林晓不知道怎么回王雯雅,无力地辩驳。今晚她真是惊吓够多了。

“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又不喜欢女人。”王雯雅拿着卸妆棉擦着脸上的妆,“还是你也想上他?”

“你就醒了,我走了。”林晓从来没遇到过王雯雅这样的人,简直是秀才遇到兵。

“看你送我的份上,给你个忠告。”王雯雅收起了戏谑,“不要爱上他。”

“你胡说什么。”林晓实在不想听王雯雅胡言乱语,甩上酒店的门就走了。

王雯雅看着关上的门摇摇头,傻瓜,人家唱歌,你痴迷的表情早就出卖了你,只是你自己不自知罢了。

王雯雅随即又想,爱上了也好,女人这辈子不遇一次渣男,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林晓回到房间,酒气散得差不多了。

她想起王雯雅,惊鸿一瞥的天然尤物,竟然都不能让郦昊起反应,难道是真得不行?

所以他才至今未婚,女友分手?

想来这样倒是说得通了。

林晓心里没来由的轻松,这样不用担心职场骚扰了,又一想,也怪可怜,那高大威猛竟然不行。

林晓想,这个秘密得烂在心里。

-------------------------------------

第二日,司宁远带着人就回了长林市,他与长林市长约好了下午见面。

林晓他们就回县里了。

“昨晚的事情,我批评过司宁远了。”郦昊接下文件夹,状似无意地说道,其实他内心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总不愿意林晓误会他是那种人。

林晓不知道这样的话,应该怎么接,你兄弟也是为领导分忧?这可真无语。现在这情况也真够尴尬的。

林晓尴尬地脸色红了起来,轻轻地嗯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郦昊想起了按摩院,林晓在隔壁房间闷哼的声音,气血冲脑。

林晓本想说王雯雅是装作的,细想这可不行。下面的话,大家都没法接,她是不是装醉的不重要,她目的反正就是那个。

-------------------------------------

省农科院来了几位专家,在玉屏山周边的几个山头去考察,指导农民种植山果,郦昊是临时决定去那边看看。

林晓接到通知,拿起本子就跟着郦昊出发。

“先回府苑小区。”林晓刚坐上车,郦昊就对小王说道。

林晓在副驾驶上有些疑惑地,微微转头问,“县长,我们去府苑小区接人?”

莫怪林晓会这么问,车上来什么人,涉及后面行程安排和是否需要了解这个人负责的专业范围。

“你先回去换身运动服,今天要爬山。”开了一上午会的郦昊有点倦了,闭眼不再说话。

林晓却是心惊,今天原来的行程是没有下乡日程的,她刚才在办公室只换了平底鞋,却忘了备长裤了,看来以后不能穿裙子了。

郦昊不知道,自己只是简单的关心,却让对方心里唱了一出大戏。

车驶过翠屏山脚下时,耿圩镇原来的山坳低矮的房子已经被拆除,白墙青瓦的湘派建筑独具一格。

“县长,您看,这远远望去像山水田园诗。”林晓惊喜中带着几分得意,“到时候,我用无人机航拍,可以放到航拍地理的纪录片。”

林晓的话很受用,郦昊听了心里喜不自禁,他来这里不到两年,一切都在改变,相信只要经过时间的积淀,玉饶不仅会脱贫,还会进入全省百强县。

山路崎岖,车辆颠簸不已,林晓坐在副驾驶忍着恶心,不敢再说话了。

小王倒是发现林晓脸色越发苍白,可县长在车里,他也不敢随便说话,从车门边上拿了瓶水给林晓。

林晓接下来,却没打开喝,这山上如厕都是个问题,她哪里敢喝水。

郦昊被颠醒了,“还有多久能到?”

“专家们现在在小门山,只能从山民门拉牛车的这条土路,前面可能也快没有路了,只能下来走,走过去要一个小时。”林晓忍着恶心答道。

“那我们下来走吧。”郦昊也被颠的头晕。

俩人下来的时候,林晓再也忍不住了,蹲在路边干呕了起来。

郦昊这才发现林晓脸色惨白,“你回车里等我们,让小王陪我去。”

“真不用,山路颠得太厉害了。走走就好了,刚才我已经联系在山上的李镇长了。”

郦昊想起扶一下林晓,想想又不合适,从路边踩了一棵拇指粗的野树,折了一米多长的拐杖递给了林晓。

郦昊看林晓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也就没再阻止她跟着。

“你这样子,可不像练过散打的。”

“您怎么知道?”林晓惊讶道,她也在换岗的期间正儿八经练过两个月,最近这两个月她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面的一年多,那就是一天打鱼四天晒网。

郦昊倒也没有隐瞒,说了那天的事情。

林晓心里郁闷地想,运气真够背的。

郦昊看着林晓垮下的小脸,倒是比上班时生动多了,自己的语气也没那么端着了。

大概是这样的氛围太轻松,林晓也少了那份拘束,试探地说道。

“我那时候去学散打,还不是因为您不要我做秘书的。”语气中带着半真半假的埋怨,也是怕这次自己穿裙子和晕车,再被退回去。

“做我秘书那么好?我倒是听说,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怕我,说我是郦扒皮。”郦昊倒也掩饰自己对下属的盘剥。

林晓想,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口,小秘书们在一起交流过,拍领导马屁的时候最高级的就是无意间流露出的崇拜与独树一帜。

“您也很年轻啊,您是我们80后的楷模,我们都是羡慕嫉妒您的能力和才华,但是绝对没有恨。”林晓收起了刚才玩笑的语气,这句倒显得有几分真诚。

心里却想着,做您秘书的好处,还用说吗?我且熬满两年,看你还不提拔?

不论提拔,就李洪新那油嘴滑舌的人现在看到我也是毕恭毕敬,狐假虎威也能少挨欺负。

李洪新远远从对面迎来就看见,俩人都是一身运动服,有说有笑,远远望去倒是一对金童玉女。

李洪新这么想着,脚下的步伐更快了。

玉饶县最高的山就是翠屏山,一千多米的海拔,周边连绵起伏的群山大多在五六百米。

原有的山上长了很多山核桃和野猕猴桃,果实小,口感干涩。

这次县里请来的专家,不仅有测土配方的土壤专家,还有农业嫁接的专家。

林晓想,如果真的能像郦-县长规划的愿景,那么树下乘凉追梦去,果实四海惠苍生。

只要这么想着,林晓都觉得能有幸参与其中,就是莫大的骄傲。

郦昊抬眼想远眺山脚下,却看见林晓戴着草帽,迎着光疾步走了过来,夕阳照在她脸上,笑脸折射出金光。

本是一幅美好的山间乡野之美,郦昊看得一阵心慌,犹如墨菲定律,怕什么来什么。

“县长,刘教授说这边的土质非常适合种山核桃,原有的植株也可以嫁接。”林晓边走边高声地说,语气难掩激动之意,后面跟着的刘教授也是满面红光。

郦昊却错开了林晓递过来的植株,伸手扶住走上来的刘教授。

林晓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了,竟忘了扶住刘教授了,心里暗自叮嘱自己稳重稳重。

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郦昊和几个教授一边走一边聊,兴致高昂时,不免互相吹捧起来,听得林晓激情万丈。

就是这样一个下午,他们几个人定下了玉饶县十年的山果经济发展规划。

-------------------------------------

翌日,林晓刚到办公室,周彬帮罗前伟把材料送给林晓。

“你最近忙什么的,中午吃饭都没看见你?”周彬说着,头凑到了林晓专注看的电脑屏幕上上,“看什么的,笑得那么开心。”

周边看着电脑上,一张张郦县长的照片,有和专家说好的,有弯腰看苗木的,有眺望远方的……

“县长去翠屏山了?”周彬是明知故问。

林晓简单地讲了几个专家来的事情。

“郦县长说,以后西南片区发展山果经济,最快三年,最迟六年,西南片区就会实现脱贫。”

“郦县长还说,打算修一条高速直通西南片区,到时候以翠屏山为主体,发展旅游业。”

周彬听着林晓的侃侃而谈,沉默片刻。

“晓晓,你是不是喜欢上县长了?”周彬幽幽地说了一句。

“你胡说什么?”林晓态度瞬间冷了下来。

“我胡说吗,你看看你拍的照片吧,全是他,不同角度的。”周彬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刚才到现在,不过十分钟,我数了下,已经提了他二十次了。”

“他是我领导,我不拍他拍你啊。”林晓不以为然道。

“晓晓,他确实哪里都好,你也很好,不过你俩不合适。”周彬虽然工作能力不行,但对林晓像朋友一样真心相待。

因为熟稔,周彬知道林晓和别的女孩不同,别人有试错的资本,她没有。甚至是没必要。

“你真想多了。下次回来我不提他了。”林晓知道他是好心,也不气恼。

周彬走的时候,压着声音严肃说,“就算你喜欢他,也不要表现出来,被人发现,对你不好。”

-------------------------------------

林晓坐在办公室,她想起王雯雅话,又想起刚才周彬的警告,她的心也乱了。

林晓没有恋爱过,曾经和徐然走得最近,可也没有像与郦昊这般朝夕相处。

烦躁不已的她,又拿出数码相机看了起来,一幅一幅一帧一帧,长得真好看。

一念起,手里的相机掉到了桌上,自己也吓了一跳。

林晓心中默念道,没有没有,自己只是敬佩他的人品,敬佩他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最重要的是他只是我领导,他不行他不行。不知道念了多少遍。

-------------------------------------

比起林晓的烦恼,郦昊心里也不好受。兔子不吃窝边草,他要是开了这个头,将来不知道多少人会在他身边人上做小动作。

他要尽快安排罗前伟重新找个小秘书。

她工作也满三年了,按她的能力,提个副科也不为过。

有了这个念头,郦昊心踏实多了。

-------------------------------------

罗前伟是个行动派,第二日下午就把孟凯从组织部叫了回来,直接让他跟着林晓学习。

林晓看到孟凯的时候,心里一凉,看来昨天去翠屏山晕车的事情又让领导生厌了。

昨天心中的那点旖旎荡然无存,林晓只骂自己傻叉。

给郦昊当了一年的秘书,她早没了当初去质问为什么换自己的理由了,没有服务好领导就是最简单的理由了。

林晓面上不显,仍旧照常工作,过了一个月,林晓没调岗,孟凯去了当时林晓换岗的文件室了。

林晓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幸亏当初自己当时成熟稳重了。

-------------------------------------

那日安排过罗前伟找秘书后,郦昊终究没有下定决心换了林晓。

每次看着她竭尽全力地去做好自己交代的工作,郦昊就觉得不应该因为自己那点私心毁了一个追求进步的年轻人。

申请玉饶县长京铁路延长线项目正在攻坚阶段,一直是林晓具体负责对接发改、财政、交通几家单位,这个时候也不能少了林晓。

小说《相亲后,县长大人他忍不住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