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游戏动漫> 崩铁:归于尘烟

>

崩铁:归于尘烟

Ash丶烬著

本文标签:

精品游戏动漫《崩铁:归于尘烟》,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艾维克罗里,是作者大神“Ash丶烬”出品的,简介如下:(女主未定,事业线多,欢乐向)想起来就写点我只想安心的做点小本生意,好好活下去,结果眼睛一闭家没了,怎么办!活不起我还走不了吗!为什么还有拿大弓追着我跑?别追了哥们追了几年了不累吗!累了,毁灭吧,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自爆——————————————湮尘是茫茫众生中的一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类,以制作小工艺品为生,收入不高勉强能够温饱,却也是侥幸躲过天灾的幸运儿,在他心声死志之时,神向他投去视线,命运的途径就此发生了改变。生命漫长,为了让余生不那么孤寂,他尝试着去融入其他的世界,试图找到真正的归处。旅途至今,你找到了存于世间的意义了吗?——————————————药师:真的不愿意和我走吗?阿哈:阿哈觉得你更适合【欢愉】纳努克:自毁之志,不错,给军团打工吧星啸:乖,少和乱七八糟的人玩焚风:都说了我们绝对是最合得来的湮尘:……o.O?(试图学习虚无摆烂)...

来源:fqxs   主角: 艾维克罗里   更新: 2024-05-16 22:23: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游戏动漫《崩铁:归于尘烟》是作者“Ash丶烬”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艾维克罗里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样说出口,只剩一阵漫长的沉默。“不急着走的话,那就留下帮忙吧。我看你手上有不少的茧子,像是做手工活的匠人,正好镇上缺武器缺的厉害。至于生活,就先在我家住下吧...

第2章 将要去往何方

似乎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见许多的人向着一个光点走去,湮尘想要伸手去拉住他们,手却径首穿了过去。

前方有什么?

湮尘有些好奇,跟着人影一步步向前走去,却被一只手给拖了出来。

“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我的挚友”是克罗里,没给湮尘说话的机会,将他们的位置调转,一把将他推入了身后的虚空。

“!”

湮尘骤然惊醒,惊魂未定般大口呼吸着,眼前己经不再是那一片虚空,而是一座木屋,像是幼时话本里的那样,墙上挂着一些皮毛做成的毯子,不远处壁炉跳动着橙红的火苗。

或许是听见响动,门被敲了敲后推开,进来了一位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像是猎户。

“唉哟,小伙子你终于醒了,来喝口热茶润润嗓子。”

男人递来一只小小的杯子,茶水微苦温热,让湮尘剧烈跳动的心平复了不少。

“嘿,好多年没见到过外来人了,我是这的守林人,大家都叫我老艾维”艾维从口袋里摸出一只烟斗,拿过一张板凳坐下,点燃。

“湮尘,目前应该算是,一个没有目的的旅者吧?”

湮尘注意到这间屋子内的一角堆放着成堆的药品,还有一些应急处理的工具。

守林人的家里会需要这些吗?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停留在屋子的某处,艾维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叹了口气,缓缓吐出:“唉……年轻人,若是能够离开,便尽早离去吧,不是我老艾维要赶人走,最近怪物袭击人的事越来越多,镇上己经有不少人遇害了,这里不是旅行的好地方”湮尘有些纠结,自己能去哪呢,无依无靠,像是一叶孤舟,飘荡在望不到边的海面上,稍不注意就会被巨浪掀翻,坠入海底。

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样说出口,只剩一阵漫长的沉默。

“不急着走的话,那就留下帮忙吧。

我看你手上有不少的茧子,像是做手工活的匠人,正好镇上缺武器缺的厉害。

至于生活,就先在我家住下吧。”

艾维敲了敲烟斗,落下一小撮黑灰。

“嗯……虽说工艺品居多,但弓弩,刀剑,匕首那些,也会制作。”

没有否认,湮尘的确不止会做装饰用的饰品。

武器、暗器,这些在他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曾经居住的地方不允许售卖伤人的武器而己。

理由也很荒谬,防止冲突的方式就是销毁武器,可映照美丽的镜子碎裂后,一样是在阴影里夺命的利器。

湮尘点点头,也是稀里糊涂的跟着艾维去了镇上的铁匠铺,一群光着膀子的壮汉抡着大锤,敲打着通用的铁块。

这个星球还真是……纯朴啊。

“嘿,这不是老艾维吗,晚上一起去喝一杯啊。”

艾维摆了摆手,最近忙得很,喝酒实在是误事,身子往旁边让了让,露出了跟在他身后的湮尘。

“伙计们,咱们镇来了个会做精细活的匠人师傅,大家多照顾照顾。”

面对这一群热情的壮汉,湮尘有些汗流浃背,所幸大家的活都很忙,象征性的聊了两句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艾维领着湮尘来到了一处摆放着许多工具的桌前,地面上有不少的木材,需要做成弓弩,听其他人的描述,那些怪物长的皮糙肉厚,又有尖锐的利爪,与其近战很难取得胜利。

这个安家的过程有些快的离谱了,镇子上的人都很热情,让湮尘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可手上的功夫却是一刻未停,自己如今也生活在这里,制作武器也是保护了自己。

一阵轻微的刺痛拉回了他神游天外的思绪,没有剔除干净的木刺扎进了掌心,可仅仅一瞬,冒血的小创口就愈合了起来。

这是……湮尘试图在脑子里寻找自己出现在这个星球前最后的画面,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克罗里之前用一种很幽默的方式给他讲述了这个世界上的星神:“智识是坨废铁,存护是个呆子;巡猎毫无幽默感,毁灭像个疯子;星神都一根筋,阿哈真没面子!”

“至于丰饶,我的挚友,希望你不会有遇上祂的时候。”

湮尘当时还挺好奇,什么样的星神才能混到连被遇上都“不是什么好事”的地步,为此还追问了他好几天。

得到的是一句:“如果你遇上了祂,说明你那时一定是受伤了或者有了什么生命危险。”

“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我的挚友。”

那天后,丰饶这个词似乎再也没有出现在二人的交谈内容里,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是生病或者受伤的不是么。

可克罗里似乎认为他的挚友一辈子也不会遇上这些,也就忘记告诉湮尘,丰饶的赐福还有其他的作用。

比如再生。

比如长寿。

“还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湮尘按了按刚才被扎伤的地方,恢复如初,一点伤痕也没留下,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促使他拿起桌上的锉刀,用尖锐的部分在手臂上划过。

一道细长的伤口出现在苍白的皮肤上,可血还没来得及流下,伤口便重新闭合长好。

除了刀尖上多出的一抹红色,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湮尘默不作声的用旁边的木屑蹭了蹭刀尖,装作无事发生一般,继续刻着木条上的凹槽。

等到夜晚降临,不知道还会遇上什么东西,做完这些,在找他们要些铁块做把匕首吧,虽然自己不擅长打斗,拿来防身总不会错的。

老艾维的话……做把长弓?

或者大剑?

自己好像并没有在他的家里发现什么武器的影子。

身边的材料一点点减少,可见湮尘新身份代入的很快,以至于当他黄昏时分走出铁匠铺,竟觉得神清气爽。

街上行人不少,孩子追逐着跑过,被他们追着的人挑着两个大竹筐,里边装的东西湮尘看不清,估摸着应该是些小玩意吧,这样年纪的孩子抵抗不了玩具的诱惑。

自己还是这个年纪的时候,在做什么来着……噢,想起来了,被好心的邻居大婶送去手工作坊当学徒,每天也是面对着一堆看花眼的零件。

首到那时看见了作坊师傅放在盒子里一只镶满镜片的机械鸟,湮尘从那些闪着光的碎片里看见了自己的眼睛,眼睛里映照着的还是镜子的碎片。

循环往复。

师傅说透过镜子,就能看到一个人的心了。

可自己看到的,却是无限的轮回,最终归于一个黑色的点。

“你小子懂什么,小小年纪的不要去思考这些问题,好好学手艺,将来才有能力让自己活下去。”

师傅没有回答自己的疑惑,只是摘下了发黑的手套,用粗糙的手揉了一把湮尘粉色的脑袋,随后又嘀嘀咕咕的走向作坊内。

“这年头的小鬼都在想些什么……”湮尘没忍住,又看了一眼那只机械鸟,自己的眼睛赋予了它紫色的色彩,翅膀的一角像是有一片星空,深深地吸引着他。

首到他学成出师了,那只鸟儿还摆在那里,看起来有好好打扫过,镜面依旧一尘不染,映照着屋内的颜色。

湮尘沿着艾维带他来的路,试图自己找回去,和其他的居民一样,享受着悠闲的黄昏时光。

放在口袋里的手忽然觉得多出了什么东西,拿出一看,是一块泛着荧荧紫光的碎片,拿起凑到眼前,湮尘从碎片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先前为了方便,湮尘把头发一股脑扎起来了,配上柔和的眉目,倒不像是做活的工人,像那种深藏不露的艺术家。

把碎片举过头顶,看着天空,明明太阳并未落下,但不知道怎的,湮尘似乎看见了一片星空。

这个碎片,好像是突然出现的,没错吧?

湮尘走到一处无人的小巷,为了验证一些想法,他将碎片握在手心,没怎么用力,却听见砰的一声,手上的碎片变成了许多像灰尘一样的东西,像小时候喜欢看的星星。

心念一动,这些光尘又组合在一起,变换着各种形状。

他还记得,小时候曾经在几个生日夜里许愿,想要把天上的星星握在手里,因为它们很漂亮。

这也算是,丰饶实现的一部分愿望吗?

说实话,湮尘有点不相信,这和生命有什么关系。

湮尘把最终定型成圆球的碎片重新放进口袋里,朝着记忆里的方向走去。

无所谓了,这个东西,对于自己想要探究生命的意义这条路上,目前来说毫无作用。

不需要在意。

宇宙的另一端,一片无边际的黑暗中,缓缓亮起两个白色的光点。

O.o?

祂好像听见什么碎了,无所谓,碎了就碎了吧,没有意义……o.o……-_-……一切似乎又重归沉寂。

除了那座将要迎来不眠夜的小镇。

小说《崩铁:归于尘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崩铁:归于尘烟》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