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青檀赵颐赵珏大婚替嫁

    沈青檀赵颐赵珏大婚替嫁

    魈的宝宝| 穿越重生|连载中

    经典力作《沈青檀赵颐赵珏大婚替嫁》,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沈青檀赵颐,由作者“魈的宝宝”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谁知道赵颐率先揭发,提出的疑点令他们无从辩驳,彻底打乱了计划,惹得老国公与老夫人对二房失望。“蠢妇,你在敬茶时当众挑衅大房,只会更加惹恼母亲,一颗心偏向大房。”二老爷深知大夫人的性子,有身为将门的一副傲骨,连带着性子率直刚烈,将人逼急了,那便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段时日你别去触大嫂霉头。”二夫人暗...

  • 名柯:我在柯学世界当大佬精修版

    名柯:我在柯学世界当大佬精修版

    爱吃基德的企鹅| 穿越重生|连载中

    《名柯:我在柯学世界当大佬》是作者 “爱吃基德的企鹅”的倾心著作,工藤锦云怪盗基德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宫野明美:!!!工藤锦云安慰道:“别怕哦,这才是干妈的样子。记住了吗?不可以告诉其他人哦!”宫野明美害怕的点点头,而她怀里的宫野志保正在对她geigeigei笑。----别墅-工藤锦云略微思考一下,怎么安顿这俩姐妹,不过办法自己送上门了。工藤锦云手机响了,看眼来电显示【赤井务武】,哦豁!工藤锦云〖喂...

  • 精选篇章阅读惊悚,我的眼中都是真善美

    精选篇章阅读惊悚,我的眼中都是真善美

    三斤葡萄| 穿越重生|连载中

    穿越重生《惊悚,我的眼中都是真善美》,是作者“三斤葡萄”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刘叶刘叶,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外国友人啊!”刘叶心里更慌了,没想到,一不小心给外国友人打了,这弄不好就是外交事件啊!“是啊,你给外国友人打了,这事就大了,你赶紧走吧,等他醒了就不好了。”大爷眼神一亮,赶紧说道。这要是能趁机把这个瘟神送走,那可就好了。“不行!”但谁知,刘叶脸色一正,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 鬼灭:和十二鬼月谈恋爱全章阅读

    鬼灭:和十二鬼月谈恋爱全章阅读

    忱一| 穿越重生|连载中

    妓夫太郎淼淼是穿越重生《鬼灭:和十二鬼月谈恋爱》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忱一”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花魁游街的那天,淼淼和妓夫太郎还有梅站在围观的群众中梅仰着头看着花魁那从来未见过的打扮,脚下高到吓人的木屐,走路时抱着的被子,最主要是花魁有着很惊人的美貌走一步,退两步不太远的距离,但是走了非常非常之久望着这样的阵势结束,梅一本正经的对淼淼说:“我以后也想做花魁”淼淼看梅认真的模样并不像是作假,她忍不住看向一旁,身边空荡荡的,突然想起,妓夫太郎在花魁游街的途中便离开了没办法,教育小孩的...

  • 纵横修真:道心永恒精品

    纵横修真:道心永恒精品

    那是阵微风罢了| 穿越重生|连载中

    穿越重生《纵横修真:道心永恒》,由网络作家“那是阵微风罢了”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江历酒剑仙,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历:“没事的夫人,我得把江家账本对阅一番”江川:“爹爹,爹爹,陪我玩!”江历:“爹爹在忙,让娘亲先陪你玩,等爹爹忙好了再和你玩。昨日爹爹教你的吐纳,你可有勤奋练习啊!”江川:“当然,我可勤奋了。爹爹不相信可以问娘亲,我每天清晨就开始练了。”江历:“嗯~不错,等爹爹这一阵子忙完,便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 救命!突然穿成人鱼了怎么办?精品

    救命!突然穿成人鱼了怎么办?精品

    割动脉喝脉动的强者| 穿越重生|连载中

    《救命!突然穿成人鱼了怎么办?》,是网络作家“李依一李依”倾力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这时候看她醒了,赶忙打开治疗舱,这就导致了李依一起身第一个看见的是王老那张笑的全是褶子的脸。她那大尾巴咻的一下抽向了王老。尼玛,那玩意儿太恶心了!造成了她严重的生理不适。离王老还有5厘米的时候,李依一努力控制住了受惊的大尾巴,但是泛粉的鱼鳍尖还时不时微微颤动着...

  • 开局窃取神明权柄?我怎么不知道文章精选

    开局窃取神明权柄?我怎么不知道文章精选

    不吃蘑菇的阿蒙| 穿越重生|连载中

    穿越重生《开局窃取神明权柄?我怎么不知道》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不吃蘑菇的阿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克里斯弗瑞兹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沿着弗雷明顿街向主城区走着,克里斯浑身都在颤抖,他还是小瞧了寒流的威力“WC,什么鬼天气,这也忒冷了吧!”克里斯加快了脚步走了有二十多分钟,克里斯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巨大哥特式建筑前停了下来主城区的耀骑士大教堂,这是圣光教会在卡塔莱斯最大的教堂辉光学院就在教堂后的圣伊比克斯湖中央,湖心岛上此时的教堂内并没有多少人,有几个修女正在清理灯台和浮雕上的灰尘“迪里科斯大叔!”克里斯朝着大堂中央的一...

  • 精品全篇穿越之我在乱世当锦鲤

    精品全篇穿越之我在乱世当锦鲤

    腊味咸鱼| 穿越重生|连载中

    高口碑小说《穿越之我在乱世当锦鲤》是作者“腊味咸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福安李福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李福安牵着娘亲的手,快步走回家去,不过小短腿怎么样也跑不快,到家的时候就看到官兵们将大哥和大堂哥抓了起来。旁边还有几袋粮食,不管大哥和大堂哥的反抗就拖着走,十几人就浩浩荡荡拿着粮食就走了。娘亲看到这场景,身子骨软了下去,“我这是造了什么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刚交完地主的租金,又来拉人征税。”李福安看...

  • 推事院全文

    推事院全文

    常在山腰| 穿越重生|连载中

    主角张揭叶卢正卿出自穿越重生《推事院》,作者“常在山腰”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一人头戴黑色缠粽小帽,身着短打黑色劲衣的青年正屈身抚拳道:“正卿大人,卑职张揭叶已复核江南府输阳郡拨款失窃一案。”“结果如何?”座上一紫袍老者慢慢合上书籍,揉了揉眉心,眼神慢慢望向张揭叶。“卑职前往之时,所有证据已悉数焚毁,疑犯皆已斩首,所查阅的文书案详存在诸多疑点,此事存有蹊跷,我目前已查明的证据...

  • 凹凸,命定后的改变完整篇章

    凹凸,命定后的改变完整篇章

    苦逼排骨| 穿越重生|连载中

    《凹凸,命定后的改变》是作者“苦逼排骨”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景墨艾帝,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因为景墨是低着脑袋的,所以头发挡住了那张精致如同巴掌大小的小脸挡住了所以他们没有看清我的样子,但当景墨抬起来那一刻,好像自己站在前面的两位快要晕倒了是吧…对吧?怯生生的声音以软糯糯的语气,使得艾帝的心思都扑在了我的身上艾帝“哎呀,小团子,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这么可爱啊?是不是你就是新来的那位天使”没...

  • 持剑天涯之乱世风云畅读佳作推荐

    持剑天涯之乱世风云畅读佳作推荐

    黑色拳套| 穿越重生|连载中

    穿越重生《持剑天涯之乱世风云》,讲述主角南浩瀚黄凡的甜蜜故事,作者“黑色拳套”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我和南浩瀚重新回到帐篷后,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地方不是长久之计!“浩瀚,我们得离开”我直接明说这一次不能再绕圈子了南浩瀚摸着下嘴唇在帐篷里来回踱步:“怕是我们俩想走也走不了”我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帐篷外,只见帐篷外多了两个人影,不用想我也知道这是被软禁了!“娘的!”我气的直接爆了一句粗口南浩瀚看出我的焦虑安慰道:“阿宇,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冷静”我当然知道要冷静了,可是我真无了个大语了!“你说既然...

  • 仙武,我即是门阀!精选小说推荐

    仙武,我即是门阀!精选小说推荐

    山有青竹| 穿越重生|连载中

    许锦年许锦年是穿越重生《仙武,我即是门阀!》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或许,这珠子本身,便是一件神兵?许锦年取名为元珠。这元珠尚未展现多少威力,许锦年也不知道自己的血脉属于几品,但能带自己转世,想来不会差了那些顶尖神兵。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元珠的存在,是许锦年最大的底牌...

  • 精品文术与界

    精品文术与界

    蝉鸣一声| 穿越重生|连载中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术与界》,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姜时玛德,故事精彩剧情为:”因为他的灵魂不属于这片空间,所以遭到了混沌海打击。“但为什么我还能活着从里面出来呢,不应该是被混沌海净化成为纯粹能量的吗?”姜时感到困惑,只是越思考却越糊涂,他不相信混沌海会好心放他一马,这就有点难以解释了。姜时想了许久都没找到头绪,干脆放弃再去想这件事。他又细细浏览起脑海中的那段信息...

  • 畅销巨著和平天使

    畅销巨著和平天使

    夜寻i| 穿越重生|连载中

    刘星耀暗影大帝是穿越重生《和平天使》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夜寻i”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说:少啰嗦快点给我,给1000元一张5张拿好了。一张没有,二张没有、三张没有、四张没有,我心说:完了,又得回店里重新打工挣钱了唉,难道我我与月球真的没缘吗?真是太痛苦了,我紧张的拿着第五张一点一点打开,心里默念月球、月球、月球,猛的打开大声喊:我要去月球,一看上面写着:特等奖月球飞船票一张,我看着...

  • 畅读精品我老婆是潘金莲

    畅读精品我老婆是潘金莲

    晨默| 穿越重生|连载中

    穿越重生《我老婆是潘金莲》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晨默”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潘金莲武大郎,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西门庆带来的家丁,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有西门庆捂着命根子痛苦的哀嚎,鲜红的血液随着西门庆的移动不停的滴嗒。很快西门庆就蜷缩在地上,不再动弹,大颗大颗的汗珠夹杂着眼泪从他脸上滚下来。“老爷,老爷,你怎么了?”家丁们慌乱的喊着...